• 已搬家。


    新家:點我

    歡迎來玩~

    有事在新家留言即可,或發郵件至:migillu@qq.com

    如有鏈接,看到此通告請更換鏈接,十分感謝。

  •  

    嗯……风云的存货也看完了,剩下几天有时间的话可能会继续更吐槽吧,虽然攒的已经太多了要整理起来也是麻烦。

    上次写感想的时候也是,一下子一大长篇,自己看起来都很要命。因为一直以来都很冷,所以写感想的时候也没准备让别人看得舒服,就等于给自己留个备忘。渐渐地就不再注意逻辑与格式,写长了才发现有些不可收拾。现在觉得的确是这样,自己冷蹲了太久,就不太注意别人方不方便。总觉得别人会也像自己一样,有了目标就开始搬山涉水无所畏惧,资源有就可以不太要求其他。逐渐就变得不注意格式、阅读方便、美观与否(以上真的渐渐都变成最低要求),成为只顾实用、资源至上的类型。

   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有些多。因为我一直都是冷蹲,即使萌的是比较热的作品,也只是一个人写个文画个图什么的。自己情绪上来,自己情绪下去。简直就像不被任何风向打扰的海滩。一个人的时候没想过人多了会有怎样的困扰,也没想过,牵扯的事情多了,就会感到厌恶。以前或许有,也曾经明白这些事情。但自己一个人的时间一长就会忘了。这样的情绪起落,上一次大概是半年多之前。四月末刚分手,和主公一起走在北京的街头,我当时心情不好,回来之后我就推掉一切烦乱的根源,又重新蹲回自己的窝。

    那时我是烦到极致中止一切,现在我则是慢慢冷静下来。虽然事情的结果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两样。我依旧是某时某刻突然发现自己竟然站在纷扰繁杂的人际关系之中,立马就会冲着某个无人的方向开始狂奔的类型,这点十年来都没有改变过。有时候感到很烦恼,但更多时候,觉得也没有什么。有个契机回头想想自己经历了怎样的事情,或许可以说是长进,也或许只是偶然而已。所有的事情到最后有了个结尾,虽然会有各种各样有意义无意义的遗留,可真正实实在在剩下的,也只有自己。反省的自己,迷惘的自己,愤怒或平静的自己,停留的,或迈出过脚步的自己。我曾经很讨厌再有这样沸腾之后冷却下来的情绪,现在想想,才觉得这其实就是人生的一部分。必须要有的一部分,无论你用怎样的情绪去接纳。想想也变得无聊,因为事情想明白之后,都是这样。你高兴也好,不高兴也好。接受不接受,都好。它们只是注定会有的一部分,无论你存在与否。

    而人生虽然像是循环,却的确在缓慢推进。方向,我渐渐已经不想去考虑方向。

    想说的事情有很多啊,但打到一半才觉得,以前总想要记下某时候的心情,但还是想想以后的事情比较好吧。总说着“我是个念旧的人”,不知不觉就变得太过念旧了。事情真的想通和放下之后,就会变得一身轻松,不想要写任何东西。不是因为懒惰,而是因为真的轻松。我以前总是觉得,两个人之间如果真的决定继续下去,那么有问题就最好说出来。多沟通之后得到解决,才能继续走下去。因为自己之前也遇到许许多多因为沟通不够而带来的瓶颈。可是,所有事情都有个度。现在我知道,除了掀开一切问题沟通这个办法,还是可以让它本来就不要发生。并不是粉饰太平,而是在心里明白就可以了。不要太当一回事,咽下去就算。我一直固执着自己,固执着自己喜欢的、想做的事情,但似乎已经有些忘记这个度了。

    我是有总是太容易关注别人的毛病。一眼看到太多东西。让我觉得好的地方我会觉得很好,觉得不好的,就丝毫容忍不了。我以前,有些不知羞耻地说,曾经以自己能注意到别人不容易看到的方面而微微有些自豪。但回头想想,其实这也正逐渐成为我的麻烦。接触越多的事物,也就必然会有越多无法容忍的方面。而我又不喜欢树洞,逆了我的脾气,势必要当面喷出来才行。很多时候,就算明知道对方是和自己不会有什么联系的人,还是在很用力地听他的每一句话,给它们划分有用,无用,废话,很失礼等等类型。有朋友对我说这样做无意义,我也觉得无意义,这种行为或许只能解释为精神头过剩吧。虽然明知道事情最后就会不过如此,甚至不能算是会有结果。然而总有些情绪在你的控制面板之下,你能操纵的,也只有最表面的那一层。这件事情我很早就知道,只是如今它似乎变得更加明显了。

    几年前我曾很荣幸,自己终于能听得进去别人的话,这大概就是从所谓的中二毕业的征兆吧。几年过去,“能听得进去别人的话”的我,开始发现自己有太刻意听别人说什么的毛病。如果几年前的我听不进别人说话,这几年我是从开始听得进去、变成听得太过分,那么现在我面对的方向,大概就是“听进去了又会如何”。一旦有了这个想法,就开始觉得任何事情都终将不会如何。事情讲到最后,就不会如何。一个人挖掘到最后,也不会如何。关系进行到最后,更不会如何。爱又如何,不爱又如何。生气如何,开心又如何。无数事情像是波涛一样起起伏伏,最终你都会发现,它们不过是围绕着同一个地平线上。就算你努力去抓住每一件,也未必有用,因为你早就看到了那个地平线,它打从一开始就在你的眼前。人的确要一个人哭,一个人笑,一个人死去,一个人活着。这些你可以不知道,早晚会知道。知道又怎样。活着和死去又怎样,活着之前的世界是什么样子,死去之后又会留下什么。事情到头来,一切都不会如何,一切都化为乌有。我走过的世界或许美丽,我没走过的世界,也一样美丽。

    你的头顶会有极高,极高的蓝天。一直会有。永远会有。

     

    虚无主义,和真正自由地去看待这个世界,会有本质的区别,其实也仅仅隔着一步。我也喜欢淡暖、平和,苦尽甘来的东西。我也喜欢明亮、广阔,似要永恒的一切。但自己所写的,所做的,所想的。却是与此相对应的背道而驰。我的确是被悲剧与黑暗虏获,时至今日,我也不会走出这黑暗。更不知道到底要到什么时候,最终或许会有离开它的一天,也或许没有。我的心的确是不自由,从以前到现在也没有期望过自由。但从现在开始,我觉得我有一点点看到了它的所在。


    人如何才能自由地活着,作为不偏激的自我活着。努力去爱,而不是逃避寄托。努力去面对,而不是敏感与自卑自负。心要放在哪个地方,微笑要面对哪个地方。哭的时候,泪水要落在哪个地方。这个标准似乎一直在那里,亘古不变地在那里。我虽然没有方向,也在一步步向它走近了。连结着所有人,与我活着的这个无足轻重又无比重要的世界一起。


    此刻觉得一切烦恼的事情已经不再烦恼,努力去抓住的东西,不知还在不在,但似乎也不会再因此紧张失控。此刻终于没关系了,几天来,或者很长的一段时间来。沉重与烦躁的事情,都已经没有关系了。我不愿选择倾倒感情的方法,因为我知道除此之外还有出路,在我心中还有出路。即使要走到这条出路,会耗费更多的精力时间,为自己与别人带来麻烦,要失去许多已经得到的东西。值得不值得也没有关系,存在不存在也没有关系。一切也没有关系了。这条路最终的结局就是全部散去。